文章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媒体文章

>>

八家征信机构并非全都不合格,应成熟一家试点一家

作者:郭宇航    发布:2017-05-08 09:45    浏览:

央行迟迟不发牌照出于两个顾虑 

4月21日,在京召开的“个人信息保护与征信管理国际研讨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的发言,恐怕对那些翘首以待个人征信牌照的公司来说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万存知表示,目前开展个人征信业务的8家机构没有一家是合格的。“在达不到监管标准情况下不能把牌照发出去”。

一边是互联网金融的爆炸式发展急需个人征信的加持,另一边却是个人征信牌照一直处于难产状态。至少从最近监管层所释放的信号来看,短期内发放个人征信牌照的可能性并不大。

作为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代表点融网创始人郭宇航指出,监管迟迟不发个人征信牌照,还是对征信市场的开放有非常大的顾虑。这一顾虑首先来源于申请方,包括8家获得央行批准筹建个人征信的机构,有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的嫌疑。无论是互联网金融行业,还是征信行业本身,都希望看到一个专业的、规范的征信市场的出现。目前来看还是存在一些潜在的问题,所以监管的谨慎态度可以理解。另一个顾虑,可能源自于征信市场一直都是由央行主导,8家市场化的征信公司的出现可能会削弱央行征信的权威性。

目前,我国个人征信体系格局主要分为公共征信机构和社会征信机构。公共征信机构在中央层面是央行征信中心;地方层面是上海资信中心(央行征信中心控股子公司);社会征信机构主要是央行批准进行征信准备工作的8家公司。也就是说,国内个人征信市场依然以央行的个人征信系统为主,但国家层面正在努力推进市场化为主导的征信市场建设,而个人征信牌照的下发正是其中一部分。

但是个人征信牌照迟迟不能下发,是否会影响征信市场的专业化和市场化?“我认为征信市场化不应该走倒退路,市场化国家的征信业务应该是充分竞争的,征信业务应该是具备一定市场属性的业务。以印度的征信市场为例,印度的征信市场向外资全面开放,美国的三大征信公司成立了各种合资或者独资公司做印度市场的个人征信业务。但是不容否认,征信业务也有一定的特殊性,其涉及到一定程度的信息安全。在这个范围内,监管有一些顾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郭宇航分析指出。

八家机构并非全都不具备独立第三方资质

针对8家机构缘何未获得个人征信牌照,万存知表示,主要有三个“没想到”,其中机构背景是否符合独立第三方引起的争议较多。

对此,郭宇航表示,“这其实是一个比较模糊的说法,坦率的讲,8家里面有一些确实不具备独立性,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也有几家是具备独立第三方资质的,只是特别点名不太合适”。

有专家分析指出,如阿里、腾讯等互联网金融机构有比较完整的生态链条,涉及众多业务条线,但开展业务要客观中立,不能受信息提供者和信息使用者等其他主体的支配,征信产品和服务的使用不能与征信机构股东或出资人的其他业务相捆绑。

事实上,监管人士早就表达过这样的担心。今年1月,万存知局长就发表过一篇题为《征信体系的共性与个性》的文章,在文章中,他指出,“无论是市场主体的要求还是政府监管的要求,坚持独立第三方征信,有效防范征信活动中的利益冲突,是国际公认的征信准则”。

那么,一家合格的征信公司应该具备哪些标准?郭宇航认为,一个合格的征信机构必须具备几个要素,独立性、技术的领先性和数据的可获得性,再加上一个长远的战略规划

首先,公司治理的独立性,股东不能利用征信平台获得不正当的竞争优势。

第二,技术的领先性。当然目前8家机构都经过央行非常严格的考核,我相信技术能力这部分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检验。

第三,要具备一定的非盈利性。征信行业具有一定的社会基础设施的属性,所以它的定价要保持一定的充分竞争,不能基于牌照优势形成定价的垄断,同时政府层面也要予以一定的扶持。比如政府数据的接入需要开放,在合格的保密措施下,政府对数据共享方面要有一定的引导。

信息误采不可怕,可怕的是因此限制了行业发展 

对于万存知提到的个人信息采集过程中可能存在的误采误用情况,郭宇航表示,一个新兴的行业,要允许它犯一些可接受的容忍范围内的错误,监管部门可以制定规范再来修正。毕竟误采信息不代表马上对个人产生负面影响,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央行需要起到一定的监管作用。这与第三方支付一样,在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但是央行在不断完善监管和提升自己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所以误采信息不可怕,可怕的是拿这些理由来限制这个行业的发展,那就是灭顶之灾

此外,个人信息的保护也是监管担忧的问题。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中国公民个人信息泄露带来的侵权、网络诈骗等违法活动在一些地方和领域呈现多发态势,不仅严重影响公民的日常生活,而且影响社会的长治久安。

2013年之前我国征信业主要由中国人民银行于2005年制定的办法、以及各地的地方性法规,来规制个人信用信息的采集、整理、保存、查询、异议等征信活动。一直以来征信行业缺乏一部全国统一性的法律来约束,这就造成征信过程中出现不规范的行为,容易侵犯信用信息主体的隐私权。2013年3月《征信业管理条例》的出台,结束了我国征信行业的立法空白,但条文中对信息主体隐私权的保护不甚完善。个人隐私保护是个人征信业发展过程中不容忽视的问题,同时两者又存在着天然的矛盾,实现两者的平衡是征信业持续发展的关键。

对此,郭宇航认为,现阶段过度强调隐私保护并不合适。中国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保护本身在法律层面上就是缺失的,但是这恰恰也是中国征信行业发展的一个契机。在美国、英国这些成熟社会中,征信行业的发展已经面临缺乏创新、利用效率低下的趋势。中国在现有的法律架构下很容易实现弯道超车,通过更好地利用现有技术,在隐私和效率方面做到更好的平衡。如果我们现在全面引入西方国家的个人隐私保护机制,那么中国在普惠金融方面,在应用科技提升金融服务效率方面,反而会丧失自己的优势地位。

“事实上在中国整个文化过程中,对于个人隐私保护其实没有那么强化,我们一直强调集体利益、国家利益为重,相对比较淡化个人的权利保护。而国外对于个人权利是极端推崇或者说有点保护过度。所以我们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也要考虑我们的文化传统和现实情况,而不应纸上谈兵”。郭宇航强调说。

个人征信行业发展需“小步快跑”

那么,个人征信牌照什么时候能够发放?万存知强调,这取决于基础工作的进度和质量。“一些基础工作、研究要做透,措施要稳妥,还要与各个方面开展深入细致的协调,对于符合审慎监管条件的个人征信申请机构,人民银行将积极稳妥地尽快推进个人征信牌照发放工作”。

有专业人士指出,“个人征信行业的发展一定不能走类似P2P等行业的模式,一定要从一开始就采取高压的严监管,门槛一定要高。如果一开始就低要求,这一行业就会直接走向灭亡。即使是市场化,也并不意味着需要很多家个人征信机构。”

在郭宇航看来,先放开再整治是不可取,但是也不能过于谨慎,小步快跑是必须的。8家机构都拿不到牌照,很大原因是出于一种平衡,因为8家机构同时拿到了预申请牌照,如果只有2家先拿到牌照,另外6家没有拿到牌照,是不是就被打入了冷宫,而且其中有几家机构是公开上市的公司(作出上述决定会对股价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监管要考虑的因素过多,致使他们难以作出抉择。

他建议,成熟一家试点一家,不需要等8家机构完全都符合条件,不要过多顾及股东背景特别强大的公司,过于迁就和顾及他们的反应,会造成整个个人征信行业停滞不前

(作者郭宇航系SFI理事、点融网创始人。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新金融评论”)